金亚洲招商QQ:79634新闻活动是人类的普遍活动,新闻需要是人类的基本需要,但所有新闻活动的展开、新闻需要的实现,都发生在特定的社会历史时空之中。因而,无论是在感性活动视野中,还是在新闻理论研究中,不同现实社会中的主体必然面对着富有特色的本土问题、地方问题。对于中国新闻研究者来说,具有中国特色的问题主要表现在以下几点。

  第一,我国的新闻理论研究尽管不会忽视普遍的新闻理论问题,但会更加重视“本土理论”的建设问题。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闻学,展开具有中国特征的新闻理论研究,建构具有中国特色、风格、气派的新闻理论体系,是中国新闻研究学术共同体的基本任务。所有理论都有所依据,超越语境的社会理论几乎是不存在的。作为中国的新闻理论研究者,我们应该首先观察中国社会,发现中国问题,解决中国问题,做好中国的事情;应该更多从中国的实际出发,从中国的经验出发,从中国的实际需要出发,提出本土化的理论与设想。当然,在全球化背景下,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成为人类共同目标的前提下,我们的研究也必须有世界眼光、人类胸怀。

  第二,我国的新闻理论研究当然不会忽视普遍的新闻观念问题,但会更加重视“本土观念”的建构问题。新闻观念特别是主导性的新闻观念,是指导一定社会新闻活动的“灵魂”。尽管在改革开放、社会转型的历史进程中,在新闻改革及新兴媒介环境逐步形成过程中,造成了复杂的新闻观念生态结构,但马克思主义新闻观始终是当代中国新闻业的主导新闻观念。党性本体观念、人民中心观念、新闻规律观念、舆论引导观念,构成了马克思主义新闻观的基本观念系统。现在的问题是,需要系统深化马克思主义新闻观的研究,对马克思主义新闻观念与其他各种新闻观念展开比较研究,更加需要深入探讨的是,如何把马克思主义新闻观落实到新闻实践和新闻舆论工作之中。

  第三,我国的新闻理论研究自然不会忽视人类整体的新闻现实问题,但会更加重视 “本土实际”问题的解决。新闻活动是人类活动,因而,不管身在何处,新闻研究者都有责任在人类层面展开研究。但人类的生存、生活是具体的,处于不同的时空,拥有不同的实际。作为中国新闻研究者,不仅要关注人类新闻活动面对的共同问题,还要特别关注中国新闻实际的特殊问题。比如,如何在中国环境中应对新闻业的变革,处理好不同新闻生产传播间的关系;如何在不断更新、飞速发展的技术环境中,走出一条中国特色的媒体融合之路、转型之路;如何在世界与中国的新型关系形势下,增强中国新闻传媒的国际传播能力,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解释好中国特色;如何在新闻传播领域、舆论领域处理好中国与世界特别是西方世界的关系,等等,都是亟待新闻理论研究的重大的或重要的实际问题。

  (本文系中国人民大学科学研究基金项目“当代中国新闻理论研究”(18XNLG06)阶段性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