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亚洲平台相声大审案都听过吧,没听过也没事,不是重点……里面讲过,以前解放前说相声耍杂耍唱曲艺的去有钱人家家里应堂会,都要事先问清楚主人家有没有“忌字”,不爱听什么,到时候千万别说,抓哏时躲着点,别犯忌讳,这是常识。

  然后有个姓张的说相声的去有权有势的人家里应堂会,这家主人的儿子去年被土匪绑了票,花了流水般的大洋才把人弄回来,受了不少的罪,满城里没人不知道这事,结果姓张的到了台上跟捧哏一张口就是:

  你说这姓张说相声的吧,肯定也不是故意挑衅有权有势的主家,没那么二的人,他就为了所谓的节目效果,想错了,和有一个姓毕的还不一样,姓毕的那是对权势者怀有刻骨仇恨,找个机会就要击鼓骂骂曹……跑题了,就说姓张相声的,惹了祸,主家急了,他该怎么办?

  下跪,求饶,大嘴巴抽自己,嘣嘣磕头,都应该,堂会主事的也得出来陪不是,回去罚他,让主家消气,谁家没有不爱听的话呢?谁家花钱是为了让你揭伤疤来的?

  犯了错,就要认错受罚,什么社会都一样。到了这里,主家不给钱把这帮堂会轰出去,或者罚他们摆桌赔礼,哪怕给姓张的抽几个耳光让他长长记性,都说得过去,没人会说:他们是呀~怎么着都行~这样的p话。人都得讲理。

  但是如果,主家仗着自己的权势,非要把姓张的这帮人轰到长江以南,不许再在此地做生意,或者要当场打断姓张的两条腿,终生不许他再说相声,再或者要他的命,杖毙当场,这就有点过了,一下子就成了土豪劣绅军阀恶霸的行为,人们就会同情那个惹祸精没脑子的姓张的说相声的了,同时人们对那些在主家跟前煽风点火,满口:他这就是成心恶心您,您可不能轻易饶了他~的帮闲同行们,估计也不会喜爱得起来。

  说的够明白了吧?对张云雷,我不喜欢,作为老天津,不认为他说的那是相声。作为社会人物,犯了错必须认错,必须收到教训。对这次事件的幕后推手,我很讨厌。身为人类,与敌人战斗的方式有很多,但是我讨厌这样的战斗,假如这也配叫做是战斗的话。对张云雷的脑残粉,可以继续代入刚才的例子:姓张的说错话惹祸了,还没怎么着呢,门口一帮围观的婶子大娘就开始振臂高呼:我们就爱听姓张的~不对,是就爱看~他说的没错~相声就是这么随便说的~你儿子让人绑票是他活该~还不许人家提了~他是无意的~你们不许委屈他~

  说真的,有权有势的主家会不会打电话叫宪兵队过来拿大水管子滋你们那是他的事,就说此刻台上跪着抽自己的姓张的相声艺人,心里得多恨这帮婶子大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