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亚洲新的一天,新的开始,今天由小编到大家一起了解,在历史上,还有什么我们不知道小秘密呢?在大家不知道的财政经济方面欧洲工业文明的核心是发展生产力,实现工业化,提高国民生产总值,带动其他部门(农业、商业、服务行业等)的发展。奥斯曼改革派往往“误读”西欧工业文明,只重视表面的模仿,却不重视发展生产力。接下来,我们继续往下了解一下吧!阿布杜尔梅吉德素丹为了同穆罕默德·阿里媲美,先后由政府投资,创办了150多个工厂。这些官办工厂管理不善,效率极低,产品的市场竞争力很弱奥斯曼国家不重视扶植平等权利的英未给予任何民族工业,不何保,包括关税保护,使享有治外法权等不法、奥等外商占领了奥斯曼大了要斯大部分市场,挤了绝大部分官办工厂和一部分民族工业,使奥斯曼帝国的粗陋的“工业化”计划遭到严重挫折。工业、农业和商业贸易都不能给奥斯曼国家提供基本的财政支持,国库空虚,财政频繁出现危机。政府为了发行债券和借到外债,按照西方办法于1856年成立奥斯曼银行。但中央政府囊空如洗,缺乏本金,完全依靠英、法两国金。1863年法资进入该银行,改名为奥斯曼帝国银行,有权发行货币。分行遍设全国,控制了帝国的对外贸易。欧洲金融资本由此大批渗入。此后,外国资本在奥斯曼所起的作用越来越大。1854年借第一笔外债7500万法郎。1861年阿布杜勒·阿齐兹素丹(1861-1876年在位)即位后,几乎年年借债。到1870年,外债已高达25亿法郎。日趋严重的财政危机促使土耳其中央政府采取饮鸩止渴的办法,忍受苛刻的贷款条件,牺牲主权借外债,但这种借债还利息的做法,加重了债务,除了加深主权损害外,并未能解决财政问题。随着一笔又一笔外债需求担保,奥斯曼的关税和其他固定收入大多被交给、法、奥(地利)等债权国充当抵押。靠外国资本兴修铁路,又不得不将选线权给予外国,使每一条铁路主要服务于欧洲列强的商业和战略利益,而土耳其政府却要向承租铁路的欧洲公司提供“公里保证金”,不管铁路经营亏损多少,都要动用政府财政保证铁路投资商每一公里的利润。每当土耳其政府拿不出现金来“保证”利润时,铁路沿线税收权便落到外国人手中。作为近代工业文明象征的铁路,一方面给土耳其铁路沿线地区带来了一些工业文明的果实,另一方面却给奥斯曼招来了累累债务和主权严重受损的文明灾祸”。土耳其人被迫次又一次地吞下这些“文明灾祸”酿成的苦果。国家财政还需支付大量外汇为宫廷和显贵购买西方奢侈品。为购买高级纺织品、鼻烟壶、玻璃器皿和洋纸等舶来品而造成的贸易巨额逆差,也要靠高利息的外国借款来平衡。接连不断发生的财政危机使人民大众的生活日益贫困。欠薪欠饷成了帝国各级政府的家常便饭,引起了军队的严重不满。这一切都导致大部分群众对改革派所倡导的“西方文明生活”越来越深的敌意。这个时期西方基督教文明与伊斯兰文明的碰撞,从性质上看是工业文明与农业文明的冲突,先进生产方式与落后生产方式之间的抗衡,但由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具有强烈的扩张性,并在一定阶段需要依赖外部资源以维持自己的生存,所以它在经济上必定要掠夺、剥削落后的国家和地区,在政治上必定要损害落后国家和地区的主权,这就使得不同文明之间的碰撞带有明显的二重性。吸收西欧工业文明既明显地促进了奥斯曼帝国请方面的进步,又给奥斯曼帝国打上了从属和奴化的烙印在文明冲突方面,既有农业文明的保守性对工业文明先进性的对抗,也出现了反对殖民侵略和维护国家主权的斗争。奥斯曼帝国,包括它的属地埃及,通过几次改革吸收了西方工业文明诸多先进事物,从而成为当时东方世界较有活力的地区。工业文明的新鲜空气吹进了封闭的伊斯兰世界,搅动了一潭死水,社会生活出现了新气象:新鲜血液输入古老、落后充斥宗教色彩的司法制度,使之得到部分改造,开始形成新型的司法体系新形成的现代世俗教育事业取得了明显的进步,培养了一批从事现代化改革的人才现代的交通通信工具铁路(1856)、电报(1855、邮政(1834)的引进,密切了帝国各个省和边远地区的联系。西方先进的科学技术被越来越多的奥斯曼人所接受,故步自封、相对停滞的状态被逐步打破了。1832第一份土文报纸出现后,报纸、杂志等新闻媒体广泛兴办,有力地促进了帝国内外的信息流通,孤陋寡闻的封闭状态有所突破。新兴文学领域出现了现代的长篇、短篇小说和剧本,宣扬进步启蒙思想,讥讽土耳其社会的守旧和愚昧。纳米克·凯末尔(18401888)所写的宣扬爱国主义精神的剧本《祖国(瓦坦)》获得极佳的演出效果。受西方文学主要是法国文学的良好影响,土耳其文学开始简化文体,吸收和创造了大量适应新生活的新词汇和新术语。一批在巴黎学画的画家改变了为宫廷服务的细密画的画风,用西方油画技艺画出了伊斯坦布尔的雄伟宫阙、达达尼尔海峡的旖旎风光、壮丽的清真寺,奇妙的西式喷泉和美丽的欧式花园,这些艺术精品使奥斯曼艺术界耳目一新。建筑风格也开始受西方影响,1853年竣工、屹立于博斯普鲁斯海峡的多尔玛巴赫切宫殿开创了追求装饰、豪华奢侈的建筑风格。在吸收西方工业文明过程中也出现了一味模仿西方文明,盲目崇拜西方的“奴化”现象。一些人对西方生活方式顶礼膜拜,亦步亦趋。例如,在服装改革时期一度规定人们戴西式礼帽(后被费兹帽所取代)。这些不顾奥斯曼本国的历史传统一味模仿、效颦西方文明的做法,伤害了广大伊斯兰教徒的宗教感情,引起穆斯林的反对,给正当的改革增添了阻力。另一方面,受根深蒂固的传统思想习惯的影响所形成的历史惰性,也对吸收外来文明的精华形成很大阻力。有一定群众基础的保守力量,往往在政治斗争中被某种政治势力所利用,成为推翻改革派政权及其革新措施的一股盲目力量。改革派首领雷希德就曾几度被赶下台,使坦志麦特的革新改革出现一波三折、屡受挫折的困难局面。你对这段历史是否有了新的认识跟见解,跟你原来认知中的这段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