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亚洲近日,随着伊朗宣布突破伊核协议规定的浓缩铀存量上限,波斯湾战云密布,引发全球关注。

  尽管美国和伊朗两家的“口水战”你来我往,战争边缘政策不断升级,但如无突发事件推动,短期内爆发地区热战的可能性仍然不大。

  首先,尽管特朗普政府一直试图将伊朗的违约与伊朗发展核武器划上等号,但是两者并不是一回事。5月8日,伊朗决定减少履行伊核协议的承诺,并且设定了7月8日的最后期限。因此,当前伊朗的举动并不令人意外。而且伊朗强调,这种违约是“可逆的”,说明伊朗并不是重起炉灶,也没有做好完全摆脱伊核协议总体框架的准备,当前的重点依然围绕伊核协议国际合法性和外交话语权展开。

  其次,伊朗违约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价值,伊朗此举更多是向美国以外的国际社会发出的一个明确的信号。就在6月底,美国之外的伊核协议五方在奥地利维也纳开会,会上各方表示将继续推动完整、有效执行伊核协议。欧洲主导的旨在规避美国制裁的INSTEX(贸易互换支持工具)支付系统虽然已经投入使用,但是杯水车薪,而且欧洲企业仍然顾虑重重。伊朗的行动表达的是对欧洲的不满,也是一种施压的手段。

  最后,伊朗的违约很大程度上是为了缓解国内的压力。在特朗普政府极限施压和层层加码的制裁下,伊朗国内面临巨大困难,伊朗政府需要通过这种外交上的示威来缓解国内压力、鼓舞民心和凝聚民意。

  2019年6月26日,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安理会召开伊核问题公开会。联合国副秘书长迪卡洛当天表示,美伊两国近来一系列举措使来之不易的伊核问题全面协议面临挑战,各方仍须从大局出发,继续执行伊核协议。新华社记者李木子 摄

  从美国方面来说,和伊朗开战不符合特朗普政府利益。特朗普前一阶段硬生生咽下无人机被击落的恶气,就充分表明了其不愿动武的态度。尽管在无人机事件上吃了亏,但是美国仍然掌握着对伊的绝对战略优势和主动性。特朗普判断,目前美国对伊朗的战略是奏效的,它主要建立在两个支柱上。一是继续极限施压,以压促变最好,即便不济也可以逼伊朗接受城下之盟,这也是特朗普政府一边挥舞制裁大棒,一边不断向伊朗喊话愿意和伊朗谈判的原因。二是不断利用“伊朗威胁论”,纠合以色列和海湾国家等地区盟友,继续孤立伊朗。伊朗议会国家安全和外交政策委员会主席佐努尔称,“如果美国袭击我们,那么以色列的生命只剩下半小时”。这种言论虽然意在为伊朗国内民众打气,但是无疑会为美国进一步调动盟友力量为其在伊核问题上火中取栗提供弹药。

  尽管美伊近期爆发冲突的可能性并不大,但是正如特朗普和鲁哈尼互相指责对方“玩火”那样,在伊核问题上“玩火”是场危险的游戏,美伊两国都面临如何破局的压力。一是美国和伊朗内部都存在势力不小的主战派,这是未来可能诱发“擦枪走火”的不稳定因素;二是美国地区盟友的场外干扰,美国在利用以色列和沙特等地区盟友的同时,这些国家也在利用美国,伊核协议之所以会陷入当前的困境,与该协议未能充分照顾沙特等海湾国家的安全关切有直接的关系;三是地区局势的牵动。中东地区的形势牵一发而动全身,美伊博弈的战场并不局限在伊朗,美伊角力影响了叙利亚、也门等热点问题的发展,而一旦这些问题失控,又将反过来对美伊关系产生不可测的负面影响。(本文作者为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助理兼外交政策研究所所长、东方智库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