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亚洲回应称,这一仲裁申请缺乏法律和事实依据,且诉请数额与事实有重大差异,违反了此前

  双方之间的交锋还涉及到另一家公司,即北京普莱德新能源电池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普莱德”)。普莱德目前是的子公司,而曾是普莱德的原股东之一。

  事件可以追溯到2016年7月,当时,拟以现金和发行股份相结合的方式收购普莱德100%股权,收购对价达47.5亿元,溢价高达19.93倍。

  东方精工与普莱德原股东签署的交易协议中,包括福田汽车、宁德时代、北汽投资公司等在内的五名原股东对普莱德此后四年的业绩作出了承诺,具体为经审计的累计实际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不低于14.98亿元,其中2016年不低于2.5亿元、2017年不低于3.25亿元、2018年不低于4.23亿元、2019年不低于5.00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普莱德业绩重度依赖关联交易,盈利可持续性遭质。根据东方精工彼时公布的收购预案,普莱德对福田汽车和北汽投资公司的合计销售额超营业收入的50%,对的采购额一度超80%。

  2018年10月30日,东方精工发布业绩预告称,全年归母净利润将达到5.5亿元至6.52亿元。但在今年1月30日,东方精工业绩预告“变脸”,由此前预盈超5亿元变更为预亏超30亿元。2月28日公布的业绩快报显示,其在2018年全年归母净利润亏损34.24亿元。

  不仅如此,东方精工还称,由于2018年普莱德净利润为亏损2.19亿元,扣非后净利润亏损2.17亿元,收购普莱德100%股权而形成的商誉存在大额减值迹象,需计提商誉减值准备38.48亿元。

  基于此前的业绩承诺以及普莱德2018年业绩表现,东方精工开始一波了“猛如虎”的操作。

  4月15日,东方精工发布公告对普莱德业绩承诺实现情况进行说明,并根据此前股权转让协议中盈利预测补偿条款,要求普莱德原股东以现金方式进行业绩补偿。

  7月1日晚间,东方精工发布关于提起仲裁的公告,称普莱德2018年度扣非后净利润为亏损约2.17亿元,2016年至2018年累计实现扣非后净利润约为3.77亿元,与普莱德原股东承诺2016年至2018年累计扣非后净利润金额9.98亿元相比较,未达到业绩承诺要求,普莱德五名原股东应向东方精工支付业绩补偿金额合计约26.45亿元。

  对此,福田汽车在今日晚间的公告中,对东方精工仲裁申请中“2018年普莱德向福田汽车代售产品不具备商业实质”、“2018年度普莱德对福田汽车下属子公司确认的研发收入缺乏真实性”分别回应称,东方精工“业务真实性和商业实质存疑”的结论,与事实不符,并已经严重误导信息使用者;公司与普莱德之间的交易业务具有商业实质、价格公允,东方精工及其年审会计师的错误认识是由于其对整车制造行业的运行模式缺乏理解。

  福田汽车表示,自今年1月份东方精工发布业绩预告以后,公司和普莱德原股东自2月份开始和东方精工及其董监事就东方精工商誉减值及普莱德2018年业绩情况进行多次沟通问询,但至今从未取得东方精工任何形式的回复。同时,4月17日东方精工披露年报后,公司年审会计师事务所在4月21日给立信会计师事务所及普莱德两名年审会计师发出了书面沟通函,但截至目前仍未收到立信会计师任何回复。

  福田汽车进一步介绍,根据此前签署的协议,计算业绩补偿金额的依据是业绩承诺期内东方精工指定的具有证券业务资格的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各年度普莱德专项审计报告。东方精工提供了普莱德2016年和2017年专项审计报告,但至今未能提供2018年度专项审计报告,因此无法确定普莱德2016年、2017年和2018年累计实际扣非后净利润是否达到三年累计承诺扣非后净利润。在尚未确定实际业绩是否达到承诺业绩之前,东方精工提起的仲裁申请缺乏事实依据。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

  下半年“开门红” 两市超百股涨停!林园预判:下半年A股将突破前期年内高点

  茅台不再是“国酒”!市值超农行位列A股第四 分析师高喊还能涨 经销商也不愁卖

  医院17.36元一盒的药,药店却卖498元,还很难找到!巨大差价究竟“差”在哪?

  下半年数千亿增量资金安排上了,北上资金半年净流入近千亿,17股连续六个月获增仓(名单)